“技术崇拜”导致人脸识别泛滥,须建立防火墙机制

  近期,一系列事件引发了公众对于人脸识别技术滥用的广泛关注。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发展,人脸识别大规模地应用于安防、支付等日常生活场景中,但这项改变生活的技术当前却处于争议中。就此,新京智库组织举办“人脸识别不能被滥用”专题研讨会,邀请多位法律学者与专业人士进行深入的探讨。
  新京智库: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,许多人对人脸识别的使用已经比较警惕,更倾向于选择输入密码或指纹等验证方式。人脸识别技术为何会出现滥用问题,根本原因是什么?

人脸识别可能诱发智能化官僚主义

“技术崇拜”导致人脸识别泛滥,须建立防火墙机制
  刘兴亮:我是一个技术派,人脸识别刚出来的时候感觉还是很酷的。在车站、机场刷脸通过,非常快捷。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和场景都在滥用人脸识别。这是因为人脸识别太方便了,而且准确率越来越高。很多需要核实身份的地方,如小区门禁、上班考勤等都要进行人脸识别。有些是出于管理方便,有些则是商业用途。
  人脸识别是个好技术,但是毫无限制地在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中使用,“图方便、图省事”,为了效率而不顾背后潜在的隐患。可以说,对技术的盲目崇拜和乐观导致人脸识别技术的泛滥使用。
  段伟文:企业或管理部门出于效率考虑,部署了人脸识别。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,更深层次上,还有其他因素,比如说,人脸识别技术使用起来很方便,但可能诱发某种意义上的官僚主义,可称之为机械或者智能化的官僚主义。
  现在很多城市依赖智能监测技术手段进行城市治理,如果人们越来越多地生活在智能监测环境之中,就意味着需要一种新型的社会契约,但是人们还没有想清楚。过去讲技术治理通常称之为技术统治论或技治主义,是当作贬义词在讨论,但现在更多的却是肯定,缺乏必要的反思。

使用人脸识别必须要满足必要性条件

  薛军:人脸信息和其他一些生物识别信息,都具有终身不可能或者不太可能被更改的特征。公众对人脸识别有担忧,主要原因在于公众担心自己的人脸信息在被搜集、被使用过程中失去控制,特别是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他人搜集了相关信息。这是人脸信息和指纹等其他生物识别信息存在比较大的差别之处。
  由于人脸识别技术高效、便捷,只要把脸凑过去就可以,因此很容易激励大家去使用这个技术。但是技术带来的便利,还要与其存在的隐患、风险进行综合考量。在很多刷脸的场景中,相关操作单位并没有建立数据后台的专业能力,只能连通到其他的存储网站或第三方公司才能完成刷脸认证。这样的机构能否确保信息安全,会不会导致泄露出去,这都是大家特别担心的问题。
  所以,如果一定要利用人脸识别进行身份验证,那么必须要满足必要性的条件。比如进入高度机密、特别重要的场合,需要绝对杜绝冒名顶替者时,运用人脸识别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但进入自己的小区或者其他营业场所,动用人脸识别的必要性与可能存在的风险就不成比例。从法律上来说,将来可能要规定一个可选择性机制,让人可以选择不采用人脸识别的方法进行身份验证。

建立采集、处理分离的防火墙很关键

  朱巍:为什么人脸识别争议这么大,因为人脸是一把钥匙,后面关联到我们的身份信息。如果再结合其他的行为轨迹、IP地址等信息,就可以挖掘出很多个人的信息,并应用到许多的商业场景中去。
  人脸识别是趋势,是发展的方向。它能解决很多现在其他方式解决不了的问题。比如网络游戏中规定小朋友不能玩,但如果没有人脸识别,很多小孩就会用家长的账号密码登录使用。
  人脸识别重要的是后面的两个字――识别。这意味着它跟个人的隐私权联系在一起。隐私权是绝对的权利。国外有这样的案例,瑞典的一个高中事先未经学生和家长同意,对学生进行人脸识别,结果遭到了瑞典政府的罚款。
  因此我要提出两个建议。一是要有一个防火墙。采集者是采集者,处理者是处理者,二者要分开。目前,这个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,谁采集了归谁。
  二要让用户拥有自我决定权。动物园、儿童乐园等场所做人脸识别,我是赞同的。因为有人脸识别,可以保障这些场所的公共安全。但如果有人不接受人脸识别,那可以用身份证等人工方式辨别。这个决定权应该交给消费者本人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中国安防协会。本站旨在介绍更多的安防监控行业信息,所转载文章仅为作者观点,若有任何疑问或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处理。

相关文章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7-137-91963(蒋先生)

售后服务:0755-61500423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安防监控方案定制OEM开发

产品建议请联系我们>>

加微信

微信号:13713791963

2022042311330054

公众号

公众号:jimeizhihui

2022010515201772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